今日媒體

頭條-視窗

共享經濟大考,這些也太不把自己當外人了

Publish Time: 2017-06-30 16:31   751 Views

成都傳媒廣告公司

    1、杭州街頭的5萬把共享雨傘不見了。

    那些準備張嘴“啊啊啊~啊啊啊啊~”,嚎新白娘子主題曲的同學快把嘴閉上,這里并沒有出現5萬對許仙跟白娘子,畢竟建國以后不讓成精。

    傘,在大雨來臨之前,被城管蜀黍收走了。

成都傳媒廣告公司 

    城管蜀黍的理由完全擺的上臺面,“共享雨傘在戶外公共區域投放時,存在占用公共設施的情況。根據《杭州市城市市容和環境衛生管理條例》相關規定,禁止在道路兩側護欄、電桿、樹木、綠籬等處架設管線,晾曬衣物,吊掛有礙市容的物品”。

    總之就是,小樣兒,誰讓你把這么多傘放這兒的?

被收走了5萬把傘的“共享e傘”創始人趙書平在知道情況后說,“會放一批桶,把傘放在桶里。6月27日到29日,還將向杭州投放一批共享雨傘”。

    我之前就聽說天朝的創業者樂觀,沒想到這么樂觀。你的規定不是說不讓吊掛嘛?那我放個桶落地一下。

    也許創業的一大必備素質,就是裝聾作啞,這位創始人只要度娘下《杭州市城市市容和環境衛生管理條例》,就能發現另一條規定,“在城市道路兩側、廣場上設置候車亭、值勤崗亭、報刊亭、電話亭、電話交接箱、箱式變電間、有線電視端子箱或其他設施的,應經市政設施行政主管部門和其他有關部門批準,按照有關規范的要求設置”。

    我覺得,他要放的那個桶,應該屬于條例中的“其他設施”。

    2、摩拜單車被起訴了,被一家朝陽區的物業公司。注意,朝陽區。

    物業公司一把鼻涕一把眼淚地哭訴起來,“我是管著高碑店東區的停車場的,我們tm本來管的好好的,自從你們那個單車開始推廣,每天都有幾百輛車停進我們的停車場。我們這個停車場,是沒有自行車存放地的,結果共享單車把私人車位、人行橫道、消防通道、綠化帶等全堵上了,你說,這活兒讓我們還怎么干”。

成都傳媒廣告公司 

    物業公司挪了挪身體,朝著法院里面繼續哭喊“我們因為這個事兒跟摩拜溝通過很多次了,但是一點兒動靜都沒有”。

    叫嚷無門,物業公司只能先自己出人出錢,清理停車場內的自行車。

    我在前面已經提示過了,這是一家朝陽區的物業公司,這個片區里沒有好惹的人。

    這家物業公司把摩拜告了,要摩拜支付單車隨意停放至私人車位、人行通道、消防通道、停車位、綠化帶等管理費用100元,理由是“亂停放現象雖是使用者所為,但單車隸屬于被告所有,且被告對于使用者的使用行為缺乏提示和監管,導致亂停放現象的肆意發生,對此被告應承擔不可推卸的管理責任”。

    我告你不是為了錢,您風風光光地創業,為了打贏競爭對手大片區大片區地投放自行車,給別人添堵的事兒你不能裝不知道吧?

    盡管朱嘯虎和馬化騰為了智能不智能的問題在朋友圈懟了起來,但在共享單車的PK戰中,你家車有多少啊,是硬的不能再硬的指標。在地鐵站門口一眼望去,誰家車多,就像銀行卡的余額般,是***直白的實力體現。

    于是,ofo說,自己占據了52%的市場份額;摩拜說,自己占據了近6成的市場份額。

    ofo說,自己獨攬了70%單車產能;摩拜說,自己剛剛完成了6億美元的E輪融資。

    獨攬那么多產能、拿那么多錢干啥去?當然是要投更多的車,占據更多的市場份額。

    至于更多的單車投放勢必帶來更多的亂停亂放,而每個城市的規劃中,究竟能承載多少的自行車停車量?

成都傳媒廣告公司 

    哎呀這些都是國民素質問題,我們正忙著打資本仗。

    3、杭州的城管蜀黍應不應該收掉那5萬把傘?我覺得,太應該了。

    摩拜單車創始人胡瑋煒的一句“失敗了,就當做公益了”,讓跟共享沾邊的創業都有了一種為人民服務的光環。

    于是創業者們也特別不把自己當外人了,揣著明白裝糊涂地把5萬把傘懸掛在大街小巷,又說要整個桶放置一下,潛臺詞是“我都做公益了,占你們的地兒放個桶怎么了?”。

我碰到過一位共享雨傘的創業者,他是這樣描述自己的創業愿景的,“我們每個人都有過在雨中沒有傘的經歷,我想通過這種共享雨傘的創業方式,彌補公共服務的不足”。

    呵呵,在沒有共享經濟的風口之前,你怎么沒想著為那些沒傘的人遮風避雨呢?

    下雨該自己帶傘,這是一個孩子都該懂的道理,啥時候就成了公共服務的范疇?

    在剛剛過去的這個周末,我見到了另一個共享項目的創業者,他想共享滑板,“就像那個共享籃球的項目一樣,我們在學校啊、廣場啊、社區啊放一個箱體,里面是滑板,大家掃碼付押金,這樣你想玩滑板的時候就不用自己帶了,隨時走到廣場上就能玩了。我們這個項目啊,既有全民健身的概念,又有共享經濟的風口,還是瞄準90后、00后的消費群體,還搶占社交場景……”。

成都傳媒廣告公司 

    這個邏輯可以無限蔓延下去,共享球拍,共享廣場舞扇子,共享一切可以自己帶、但是懶得帶的東西,只要風口沒停,只要能滿足某些懶的需求,只要資本愿意聽。

    2010年,當雷切爾·博茨曼在TedxSydney上以租用電鉆為例講到共享經濟時,他說希望共享經濟能夠發展壯大的正是這類能夠扎根社區,方便******眾人群的平臺,如果你需要電鉆,去平臺上跟鄰居租而不是買,如果你需要梯子,去平臺上跟鄰居租而不是買……

    但天朝社會這種人心紛繁的畫風顯然不適應C2C的共享經濟模式,于是商業的力量又推動了一步,一眾以B2C組織形式,號稱身在共享經濟領域的獨角獸應運而生。

    它們也許遠離了共享的初衷,卻也繞路解決了剛需供應不足的瓶頸。

    有了獨角獸,就有更多人嗅著錢的味道來了。不過,剛需是有限的,于是后來者有了新的套路——通過順應個體的惰性,制造生活的便利性,創造新的剛需。

    只是他們選擇性地遺忘了,個體的便利性,常常是與整個群體的便利性矛盾的。

    也許有一天你會看到,馬路邊、廣場上,一個箱子挨著一個箱子,里面堆滿了對千億級市場的各種想象,中間偶爾有個桶,插滿了一個月都沒人用的雨傘。

文章來自:花兒街參考

? 比特币行情分析今年
香港赛马会开码结果直播 新疆时时开奖号96 福彩河南22选5走势图 白小姐开奖免费下载 北京pk开奖记录app 快点十分钟云南 排列3走势图综合版啥 白小姐论坛2019挂牌 青海快三综合走势图 黑龙江时时最大遗漏